2019年装置庆桐城市教养育局招聘幼小男教养员口试效实

晒晒新房,装修花了9万多,光电视墙邑3800,父亲家看看值吗?

王佩英:受稀卵冷冻结11年仍能造婴男(图)

2019年11月18日 09:57


  雨后的村庄
  天空挂出七条彩裙
  一群女妖
  靓丽了乡村
  阳光稻穗般金黄
  漫着香味的空气
  像小河淌过大地的胸膛
  快艇一样的鱼儿
  一伙逃命的散兵
  被目光打捞
  唱歌的翠鸟啊弹琴的野草
  上帝派来的神配
  热闹了乡村
  在河边草甸
  跟阳光一起坐xia
  暖气从地腹升起
  风也走过来
  用柔指摸我的脸
  远处模糊的村庄
  像几粒冻坏的蚕豆
  小鸟像几枚枯叶
  逃出视野
  水草的长发
  在阳光里飘
  我是河边的一株衰草
  一株长累了的孤单
  首 夜
  刚才还是去年,现在
  jin入了新年首夜
  鞭炮在窗外,吵得天昏地暗
  夜空是块扭曲的黑布,绣出花
  昙花,眨着眼睛的鬼火
  我突然觉得,世界陌生起来
  似乎家家关闭窗户和思想
  有的窗前看花,有的电视看花
  相互听不到咳嗽
  或诞生与死亡的声音
  楼下模糊的街道
  像天空撕下的布条
  驱赶着羊群般奔跑的车辆
  整个城市,像只面目狰狞的怪兽
  行走在清冷的子夜
  哪zhan灯会照亮我
  ying影绰绰的街灯,一群
  乱飞的黄蝴蝶
  夜夜缠绕梦
  熟悉里却漫着陌生
  不知道,哪只会照亮我
  泛着光泽的脸,一朵朵桃花
  模糊地吐着芬芳
  如思念
  春燕的影子
  不知道,哪盏会照亮我
  简介:
  作者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南华县作协主席。著有散文集《心灵家园》,诗集《春意如水》《心情是片红叶》,小说集《花开梦里》,待出小说集《金月亮》、诗集《温情的火焰》。全国多家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摄影等文学作品3000余篇(首)。

花迎剑&1& 
  夕阳渐渐逝去,留下如血的残阳。剑之寒气笼罩住了血污,帅气而坚毅的脸庞,淡定的眼神透出冷冷杀气。这shi第几次,ta已忘记了,也无需紂in !狘br>  他,是江湖中令鼠辈闻风丧胆的侠士——他名为方悔,却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方悔从xiao父母双亡。说起他的父母,那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雌雄双狮”,生下方悔和方卉后,便被奸人所害,撒手人寰,至于“奸人”,方悔从小就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连其名姓也不知道。但找到杀害他父母的真凶,亲手为他们报仇。这是方悔活下去的希望。 
  方悔自小拜在清一大师门下学习一种名唤玉炼赤火的绝世武功。方悔骨骼精奇,天资聪慧,仅用了十年就练到了第九层,常人需要二十余年方可练到第五层。 
  方悔深知,能杀害他父母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是战胜不了他的仇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玉炼赤火练到第十层,可他明白,那样会走火入魔,不单性命不保,还会使多年来的努力白费。 
  方悔拜别清一大师下shan寻其妹,途经木芝村,竟有恶霸在guang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那女子哭喊得声嘶力竭,可怜来往之人各扫自家门前雪,方悔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驱马而下,拔出寒光灼人的利剑。方悔举剑刺去。突然, 两道寒光闪过。霎那间,方悔心中迟疑了一下,以至于剑心下垂,未能刺中恶霸。倒是另一把剑无比精确的刺中了恶霸的要害。恶霸应声倒下。瞬时间,方悔能看到那把剑的主人脸上竞掠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这分明是在看扁方悔。方悔从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轻视。那人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本人名为梅须逊,敢问阁下大名?”方悔冷冷一笑而过。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王佩英
  《白日焰火》点亮了柏林。刁亦男对于被爆米花噎坏de观众还略显陌生,但总有一些星辰要闪耀zai我们肉眼不及之处。他早期参与编剧了《爱情麻辣烫》《将爱情进行到底》《洗澡》,zai主流市场打下一片天,之后又编导《制服》和《夜车》,在摸索人性shen度的文艺电影之路上渐行渐远。此刻的焰火,则试图照亮商业与文艺两块银幕,在怀抱金熊坐上电影圣殿的王位同时,又想和普通观众分享一个充满悬念的爱情故事。
  张自力是一个感情与工作都步入困境的中年警察。我们知道以杜琪峰的《神探》《盲探》为代表的影片已经为一个爱情事业双枯萎的男警察如何有“戏”作出表率。他在调查五年前一起分尸案时,陷入与当时死者梁志军的妻zi吴志贞(她名字本身具有反讽性)的感情漩涡。但随着证据浮出,梁并没有死,反而是分尸案的真凶。背叛梁志军的吴志贞,在张自力的追问下,坦白了一个更大的秘密,梁的替身是自己所杀,张也“背叛”了吴,使她入狱。在她指认犯罪现场时,张自力在楼顶,为她点燃朵朵焰火。
  爱情是龙卷风。当我们接近它时,会为其吸引;进入它时,会为一种失控力量左右。导演围绕吴志贞的三个男人,塑造了三种爱情形态。梁志军激烈,像刹车失灵的卡车,愿为爱人纯粹地牺牲。吴杀人后,“他愿意牺牲一辈子,当活死人也愿意”。这样的爱情站在悬崖边,极端,激烈,而且像冰刀一样危险,钻心的冷。它跳离出庸常生活,使两人的生活不再“正常”,甚至没有生活,失去生活“温度”的爱情,注定要“变质”。梁志军的爱开始令吴志贞无所适从。她几次开始和新的男人交往,新的男人都依次被梁志军用冰刀所杀。以爱的名义,杀人;打着爱的旗号,干尽人间蠢事。终于,梁志军的“牺牲”在吴志贞口中,变为“我陪着一个活死人”,她背叛了他。背叛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为爱情而做的牺牲终于牺牲了爱情。在革命中牺牲自己是烈士,而在爱情中,要分情况讨论。浪漫故事中为爱情而牺牲很美好,你是烈士;生活中为爱情而牺牲自己,说白了,活得没有自己,你是死尸。
  如果梁志军是瀑布,洗衣店老板荣荣则是细流。他递纸巾,送毛衣,用琐碎的生活细节表达着无望的爱情。他明知吴志贞不会接受自己,却依然坚持。他的爱渺小懦弱到梁志军都不会拿其开刀。他爱而不得,受欲望围攻。在他找皮氅时背景是一个内衣模特是明显的喻指。他找小姐要她穿吴的衣服,在陌生人的身体投射自己对吴志贞的欲望。“光说不练”是他尚存对吴的念想,他似乎比吴志贞更志贞。
  介于瀑布与细流之间的张自力原本只是单纯办案,试图冲出事业困境,不求“赢得人生”,只为“输得慢一点”。随着案情推进,爱情也推进。如果第一次吴志贞的“别再跟着我”只是中性的拒绝,之后的“别再跟着我”则是滋生爱情但无心恋爱而担心张的安全。两人的设防在高空的摩天轮中全线崩溃,爱情发生了,真相也出现了。之后,张自力“背叛”了吴志贞,警察带走了吴。张自力到舞厅跳着混乱的舞步,作为警察,他无法自由,作为爱人,他备受煎熬。他准备了一场白日焰火,作为一次迟到的“演出”、一个秘密的信号,献给吴志贞。张自力站在楼顶,吴志贞坐在囚车里,然而他们无疑“看见”了彼此。选择报案是张自力的理性,是对警察使命的忠诚,是正常的生活节奏,是柴米油盐的庸常生活;白日焰火是张自力的浪漫,是对吴志贞的全部理解和接受,是庆祝混乱过去的终结,是融化吴志贞坚冰的星火,是对吴志贞的终极表白。两人的空间位置,一如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白》的结尾,多明尼站在楼上的监狱,卡罗尔站在楼下。他们的爱情尚有出路,理性与浪漫共生,仿佛这才是爱情的唯一出口。
  关于结尾,剧本中张自力用彩珠蛋攻击试图冲上楼顶的养鸽人和小流氓,柏林版的张自力攻击警卫,均像一场含义模糊的闹剧,狼狈而多义。大陆公映版选择让焰火在银幕散成洁白的云,相比之下表意更纯粹。无论是制片人出于票房的考量,还是导演的自主选择,绽放的焰火都为张吴的爱情放生。有些记忆发生了,无法抹去,和你看到与否无关,无论白昼暗夜,它都炽热绽放,一如三姐所言,“多美多烂的记忆都不会改变”。
  刁亦男在《制服》与《夜车》里,都显露出深厚的功力和成熟的电影语言,总体形成一种冷峻的风格。他绝对尊重电影,一些跨行导演,虽然用电影砸出点钱坑,但用王八拳抡出来的,没什么劲。
  《白日焰火》的用光策略相对于《制服》《夜车》设计感更强,风格化更突出。简而言之就是更讲究。成本的宽裕和面向市场的前提使灯光能发挥出更大能量,但不会流于平常。片中出现大量的暗黄光,黄色温暖小清新,却透出一股寒意。暗黄光充溢在隧道、洗衣店、饭馆、冰场等地,宛若希区柯克的“光天化日”才更危险。暗黄光策略营造出不安与阴冷,不仅符合地理位置哈尔滨的特征,更满足人物内心的处境——梁志军的冷酷,吴志贞的神秘。同时,导演充分借助霓虹灯、路灯等一系列实体光源的光线,制造出极具视觉张力的影调。张自力在汽车上谈及自己被凶手分尸的战友,面露仇恨,脸部爬满窗外打进来的紫蓝光,十分恐怖。在吴志贞与梁志军最后一次旅馆相会时,窗外霓虹灯招牌的绿色笼罩了房间一角,生机的绿色此时显得十分死寂,预兆之后的街头枪击。
  刁亦男经营空间也有一手,沿袭了贾樟柯自《公共场所》《任逍遥》中对空间的开发与改造。一辆废旧的公交车被改造成一家饺子馆,舞厅的椅子类似火车的硬座,卡车箱成为流动的红灯区。荒诞不经又在情理之中的空间设计,让这座城市的秘密埋得更深。同时,刁亦男似乎对舞厅这一弥漫着暧昧陌生的空间十分迷恋,在《夜车》后,将镜头继续对准舞厅,安排了两场重戏。
  吴志贞服装的转变也很有味道。在梁志军被击毙前,吴志贞的服装都是黑色或灰色等暗系色,活死人丈夫就像一个阴影笼罩着他。当“阴影”散去,吴志贞穿上红毛衣、浅色系外套,甚至涂口红,化淡妆。红很喜庆,仿佛丈夫的死值得庆祝。红很危险,口红代表吴志贞是个危险的女人。梁志军挂在脖子上的冰鞋造型也很独特,冰鞋的刀刃离梁志军很近,他本身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但同时,冰鞋这一平常的物件,又是他最致命的武器。几次冰鞋的特写,都暗示了梁志军鬼魂般的存在。
  摄影基本上秉承了刁亦男的风格,克制、节俭,不随便将情绪溢出影片外。在出片头的长镜头中,观众都以为是汽车的主观视角,然而绕一圈后,出来一辆小电动车,才发现是电动车的视角。的确,这是五年以后了,这是导演的玩笑。类似这样具有灵气的镜头在刁亦男的电影中从不少见,《制服》中一个跟随长镜头通过一面搬运的镜子十分有效地扩大了镜头的容量,丰富了空间范围。
  文子的音乐像一张网,捕住人们的耳朵,使情绪堵在一个狭小空间,最后随着焰火一起爆破。在音效处理上,一些营造气氛的手段十分巧妙。在梁志军和张自力在羊汤馆相遇的戏里,两人互不挑破,心知肚明,背景声中电视里正表演相声报地名,连珠炮般的口技,在平静中埋藏了杀机。银熊影帝廖凡的表演满足了电影的需要,但也没有给剧本增添更多的光芒,没什么额外服务。桂纶美近乎零度表演,只要游离就挺神秘,只要不说长句子就不穿帮。
  作为一个商业类型片,需要有“凶手是谁”这样的悬念把观众留到最后,甚至把黑色电影中蛇蝎美人的外衣披在桂纶美的身上。然而真正让我们记住电影的,是爱情。我们需要的爱情,既要有生活,也要有焰火。

pi金拣沙法 
披金拣沙手段高, 
不怕罪证zhao不着。 
一年话you十句cuo, 
十七年间er百tiao。王佩英花迎剑&1& 
  夕阳渐渐逝去,留下如血的残阳。剑之寒气笼罩zhu了血污,帅气而坚毅的脸庞,淡定的眼神透出冷冷杀气。这是第几次,他已忘记了,也无需记住。 
  他,是江湖中令鼠辈闻风丧胆的侠士——他名为方悔,却从不后悔自ji的所作所为。方悔从小父母双亡。说起他的父母,那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雌雄双狮”,生下方悔和方卉后,便被奸人所害,撒手人寰,至于“奸人”,方悔从小就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连其名姓也不zhi道。但找到杀害他父母的真凶,亲手为他们报仇。这是方悔活下去的希望。 
  方悔自小拜在清一大师门下学习一种名唤玉炼赤火的绝世武功。方悔骨骼精奇,天资聪慧,仅用了十年就练到了第九层,常人需要二十余年方可练到第wu层。 
  方悔深zhi,能杀害他父母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是战胜不了他的仇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玉炼赤火练到第十层,可他明白,那样会走火入魔,不单性命不保,还会使多年来的努力白费。 
  方悔拜别清一大师下山寻其妹,途经木芝村,竟有恶霸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那女子哭喊得声嘶力竭,可怜来往之人各扫自家门前雪,方悔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驱马而下,拔出寒光灼人的利剑。方悔举剑刺去。突然, 两道寒光闪过。霎那间,方悔心中迟疑了一下,以至于剑心下垂,未能刺中恶霸。倒是另一把剑无比精确的刺中了恶霸的要害。恶霸应声倒下。瞬时间,方悔能看到那把剑的主人脸上竞掠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这分明是在看扁方悔。方悔从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轻视。那人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本人名为梅须逊,敢问阁下大名?”方悔冷冷一笑而过。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王佩英:定位高端商政、摄影旗舰小米MIX2与小米Note3副旗舰正式颁布匹

“啊!!!” 
  惊醒了,恐惧,好jiu好久。 
  风还在吹,好冷,好冷。 
  树,狰狞;
雨,轻落;
tian,好暗。 
  为什么,xin在冷,是因为她吗? 
  冷…… 
  梦,夜。 
  刚才的梦,好真实。 
  她,走了,用她的指尖,指着我说再见。 
  泪,她的泪,我的泪。 
  风雨潇潇,天地肃杀,苍茫夜雨中,仿佛整ge世间,都只剩下了这一处地方,只有他自己。 
  思念着心中的爱。 
  好久好久。 
  两个人影,掠过。“主人!” 
  ”你们回去吧。”“是。” 
  只有他们,还在夜中陪我。 
  夜,为什么这么冷。 
  原来,世上真正苦的,都是在人的心里…… 
  十年xiang思百年顾,不斩相思不忍顾。 
  十年了,她还好吗。 
  “师妹……” 
  像是无助又不是。 
  她还记着我吗? 
  (PS:过渡的一篇,勉勉强强,希望的加喜欢。)王佩英花迎jian&1& 
  夕阳渐渐逝去,留下如血的残阳。剑之寒气笼罩住了血污,帅气而坚毅的脸庞,淡定的眼神透出冷冷杀气。这是第几次,他已忘记了,也无需记住。 
  他,是江湖中ling鼠辈闻风丧胆的侠士——他ming为方悔,却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方悔从小父母双亡。说起他的父母,那也是江湖上ding鼎有名的“雌雄双狮”,生下方悔和方卉后,便被奸人所害,撒手人寰,至于“奸人”,方悔从小就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连其名姓也不知道。但找到杀害他父母的真凶,亲手为他们报仇。这是方悔活下去的希望。 
  方悔自小拜在清一大师门下学习一种名唤玉炼赤火的绝世武功。方悔骨骼精奇,天资聪慧,仅用了十年就练到了第九层,常人需要二十余年方可练到第五层。 
  方悔深知,能杀害他父母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是战胜不了他的仇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玉炼赤火练到第十层,可他明白,那样会走火入魔,不单性命不保,还会使多年来的努力白费。 
  方悔拜别清一大师下山寻其妹,途经木芝村,竟有恶霸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那女子哭喊得声嘶力竭,可怜来往之人各扫自家门前雪,方悔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驱马而下,拔出寒光灼人的利剑。方悔举剑刺去。突然, 两道寒光闪guo。霎那间,方悔心中迟疑了一下,以至于剑心下垂,未能刺中恶霸。倒是另一把剑无比精确的刺中了恶霸的要害。恶霸应声倒下。瞬时间,方悔能看到那把剑的主人脸上竞掠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这分明是在看扁方悔。方悔从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轻视。那人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本人名为梅须逊,敢问阁下大名?”方悔冷冷一笑而过。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6 
   我划船回来时,看见斯巴达克斯已经在沙滩上等我了。 
   我一上岸就和这ge即将在明年战死的老朋友握手。他非常激动。其实,他从来没把我当做一个人来看,他以为我是神。他对我开玩笑:“你应该用一道闪电杀死那个海盗。这样总比你划过去省力省时。” 
  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他很高兴,俊朗的脸上浮现出昔日的微笑。 
  “好久没看见你笑了,我的朋友。”我说。 
  “哦?有多久了?” 
  “不清楚了,上次是在维苏威山上。那是胜利后的开怀大笑。” 
  “恩,是的。没想到你还记得。” 
  “明天又是一个杀戮日,对吗?” 
  他不说话了。从他起兵之日开始,他就开始了杀戮。杀那些罗马人,杀那些他认为是敌人的人。他的杀戮太重了。以至于他的内心已经隐隐有些不安——他知道那些他杀死的人已经在地狱等待着他了。 
  “如果神告诉我明日死,那么今晚我也将战斗到底!祭司,愿与我一同战斗吗?” 
  “生死相随。” 
  又是沉默。 
  沉默中,他突然问我:“你有过梦吗?” 
  我走在沙滩上;
走在淡淡的月光里;
走在不会回头的海风中;
走在忘我的思考中。难道我将这样永远走下去,走到灵魂也渴望死亡时才会ting下? 
  我慢慢的回答他:“有过,但有忘记,所以寻找。” 
  “找得到吗?” 
  “找不到也要找?” 
  “找到死?” 
  我回头对他笑了笑:“我不会死。” 
  “你活了多久?” 
  “你不应该这样问。我想活多久就活多久。我比上帝还再到这个世界上。” 
  “你不是上帝的手下?” 
  “我就是神!” 
  “可惜我是人。不然我可以轻易推翻罗马的暴政!” 
  “可惜我是神,不会死的神。” 
  沉默。 
  当晚的对话就是这么玄妙。 
  当地二天号jiao吹响时,斯巴达克斯进入我的帐篷,却发现我以不复存在。 
  原谅我,我的朋友。我必须得走了。我要到下一个地方去寻找。 
  你可知道? 
                终王佩英
  我是一个杀手。
  我三岁时就成了一个孤儿,我仍能忆起那场大火,娘的笑在大火中湮没,她竭力将我推出火海,她说:“鸠儿,你要好好的。”
  鸠,是我的名字,世间最甜美的毒药。
  我七岁拜师学武功,师父弹得一手好琵琶,只是琴音太过凄凉,凛冽到割破风的尾巴,师父也是有伤心往事的人。师父教会了我杀人的本领,也教会了我令世人称绝的琵琶技艺。十三岁我接下第一桩杀人生意,便一发不可收拾,直至,遇到那个眼眸含星的人。
  一个深夜。我被连夜召入宫中面见宰相大人。我跪在冰冷的大殿上,宰相冰冷的声音响彻在殿堂上:“我要你去杀一个人。”我面无表情,心中麻木,寒来暑往,这样的场景不知重现过了多少次,这次又是哪个倒霉鬼和宰相大人做对,只是死得不明不白。
  我得到了他的名字,“白乐天”。我杀人的武器是琵琶,宰相大人曾笑谈到:“怜香惜玉的男子总会对美人毫不设防,又怎么会料到美人的琴声中暗藏杀机?这种死法已待他太好。”
  yang花落在琴弦的时候,我动身去江州,白居易,我默念这个名字,手中握着飞鸽传来的他的zi料:清正廉洁,一心为民,上书直谏得罪宰相,被贬江州,朝中势力仍不罢休,要置他死地于后快,于是,就有了我。我无奈苦笑,乐天,你我都是棋盘上的棋子,命运由不得自己掌控。
  杨花落尽点点红,南飞燕去无liu意。
  日夜兼程,我赶去江州,乔装打扮成半老徐娘,打探到他要到江头送客。于是我买通渔夫,租一条船守在船舱中候他。江侵月,千仞霜,梦犹寒。
  是他了,那一身衣抉翻飞的青衣,透着清丽和沧桑,我竟被摄取心弦,不!我告诫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我弹起琵琶,曲声婉转。
  他果真被曼妙的琴声吸引,唤我上他的船去。我却有些心虚,怀抱琵琶半遮面,轻轻巧巧挪步上去。我看清了他倾城倾国的脸庞,唇角含笑,他的眼神中没有利刃的冷酷,没有邪恶,没有霸气,没有默然,我在他澄澈的眼睛中读出了美好,这样的人不应该随风而逝,我甚至没有资格杀他。
  我开始弹《霓裳》,嘈嘈切切,珠落玉盘,珠玉之音,繁花之景,筝声婉转,美人如玉。乐天,这算我送你的最后一jian礼物吧!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这是我对自己下的决心,杀手,不应该有太多的感情。然而当我抬起头来时,我震惊了,他……竟不知什么时候哭湿了青衫,他是在为我哭泣吗?是为我的琵琶声哭泣吗?我呆立良久,从小我的世界都是寒冷的极夜,只有他为我这样一个低贱的杀手和琴妓垂泪,我的世界天崩地裂。他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忍不住潸然泪下,只有这一句便够了,抱紧琵琶后我隐藏短剑的手指突然无力垂下。
  我重新坐了下来,再次起弦,我放弃了杀他最好的机会,但我心甘情愿,我小心翼翼维护着作为一个琴师最后的骄傲。
  落叶萧萧,我轻轻低唱到:
  千古梦,月明du自倚阑干,思悠悠。纵有情,来时焉能长相伴?相思无语,但求今生。
  乐天,一个没有完成任务的杀手便不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我不知将何去何从。我不敢奢求来世,只能以这一曲琵琶作别,琵琶只为君,离谱又何妨?杨花开了又尽,子规归了又啼,乐天,希望你的生命中能有我短暂的停留,我便此生无憾。
  相思无语,但求今生。

王佩英:偷学到来的行家盘玩海南黄花梨方法,快快学宗到来


  评委致辞:如果要给zhe篇文章进行主题归纳,用“一曲乡村的哀歌”我想最为合适。初看这篇文章时,我们hen容易将其归入青春期懵懂的爱情造成的悲剧,但仔细品味,它并不shi一杯可以浅尝辄止的卡布奇诺。
  毫无疑问,小说写的是悲剧,但看似一个个的偶然,其后蕴藏着必然。包办婚姻、教师的冷漠、卫生条件的简陋、对金钱的盲目崇拜、计生的无奈,等等,其背后隐喻的现实是乡村的空心化、人才的流失,造成了这zhong闭塞与脱节,造成了这种畸形发展。小说末尾“夕阳将一人一牛的身影拉得老长,而在他们身后,是野草轻摇的大片荒地……村子和每个人的孤独,从来都只有它懂而已。”这点如果家在农村的同学留心观察,对丧失人气、荒凉而又落寞的农村我们不会陌生。
  在和吴梦莉聊天时她说,自己成长的家乡越来越凋零了,正是有感而发才写出这篇文章。也许她只是想抒发,并没有意识到她笔下点出的是这样一个宏大的题材。但好的文字是有生命的,正如托尔斯泰所言:安娜·卡列尼娜的选择让我震惊!这样的文字有了灵性,是作者在与自己心灵对话。
  做文章,就要做出好的文字来。(明灯)
  惊蛰
  月棠家的四只鸡仔丢了。
  四只毛茸茸的鸡仔,头顶还染着一撮丹红,月棠娘今天早上还撒了一大把秕谷喂它们,却在傍晚时分怎么也找不到,好像有幽灵把它们捉去了似的。
  月棠娘翻遍了附近的草垛子,还有那刚刚长到小腿高的草丛,新发的叶子上有嫩嫩的倒刺,并不十分扎手,但也足够在手背上划好几道血痕,只有蠢笨的鸡仔才会往里面躲。她心里十分明白这点,但却还是卖力地翻找着,“也许找到了呢,”她是这样想的。
  邻家的烟筒里,浓烟冲出,被风吹散后,飘得很远,她被这烟迷了眼睛,呛下泪来,心里也明白该是做饭的时候了,忙紧着心弦,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去,用沾满碎草叶的手烧饭。这样,她家的烟筒也是吐着浓烟的了。
  张跛脚回来的时候,跌脚跌得厉害,半个屁股向后斜着,跌出一定的角度来,这表现了他心情不好。所以他哪怕到家了嘴里也在骂咧着:“……惊蛰,妈的,地里怎么忙得过来,要借牛,借牛……蠢婆娘,现在还不把饭端上来,你是想饿死老子吗?”
  月棠娘擦着手出来了,眼睛被烟熏后,好像哭过的样子,她以为丈夫发现了丢失鸡仔的事,语气很是怯懦:“鸡仔我也找过了,险些还把饭弄迟了,你别生气,先吃饭,一会儿我再去找……”
  这话说得很没条理,张跛脚走路跌得更厉害了,眼睛深深地凹进去,大声责骂起来:“蠢婆娘,败家的玩意儿,鸡仔丢了,你连鸡仔都看不住……”他生气时声音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好像猪发声一般,哼哼唧唧的,月棠娘低着头不作声,很快他便骂累了,狠狠地朝地上啐了口痰,总结道:“老子娶你真是倒霉!”
  春雷闷闷地响了两声,张跛脚气呼呼地扒了两碗饭后直接和衣睡了,他在梦里也不十分快活,时不时嘟囔两句“狗娘养的”。月棠娘并不理会,只是低头拾掇着碗筷,眼神在接触到挂在墙上被油烟熏得泛黄的日历时,才略微愣神:今天原来是惊蛰么?
  她从前是多么喜欢惊蛰啊,杨柳爆青,桃花吐苞,她还是小姑娘的样子,一条黑辫子又粗又长,红扑扑的脸蛋比新开的花还艳上几分,躲在学堂外面听俊秀的他念书:“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她被这样美的诗夺了心魂,连念诗的人也一并喜欢上了,那个人也恰好喜欢她,总是温润着嗓子逗她:“雪兰,过来这边。”
  是了,雪兰,那时候她还叫雪兰,是天真而热烈地喜欢读诗的雪兰,是不顾一切喜欢上老师的雪兰,是被惊蛰的一场春雷打破幻想的雪兰!私奔的丑闻爆出来后,她被无颜见人的父母强行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嫁给了一个跛子,更是成了粗俗不堪的村妇,成为了月棠娘……哦,惊蛰,惊蛰,她这一辈子算是全叫惊蛰毁了!
  月棠娘想得这样入神,连碗快要砸到地上也没发现,最后一声轻响,碗在地上磕了个小缺口,她这才惊慌地醒过神来,但是晚啦,里屋里张跛脚又骂咧起来:“败家娘们,蠢娘们……”她对这样的责骂已经十分习惯,并不会觉得难堪。
  田地里的油菜颜色已经十分鲜亮,虫子的叫声也比往日好听些,月棠娘后来在外面的茅坑里找到了自家被淹死的四只鸡仔,她把它们埋在了油菜地里。
  清明
  雨水开始充沛起来。
  孩子们戴着柳条编的花环四处玩耍,大人们费心准备着纸钱、香案和招魂幡。那一天的田埂和坟头上到处可以见到雪白轻软的纸幡,用一支细竹挑着,和火红色的杜鹃花相映衬着,颇有几分诡艳之气。
  月棠跟着张跛脚去上坟。其实这是不符合规矩的,女娃算不得正经后人,而先人是须得正经后人供奉的,张跛脚为得这跌更厉害了。他没有儿子,只有这么一个赔钱女儿,所以连上坟也不正统,也要感到羞愧。“呀,就是这样才不能发财呀!”他啐了一声,看什么的眼神都是恨恨的,带着刀子一般,他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都被那个蠢婆娘给拖累完啦。
  月棠知道自己父亲的心思,却并不辩驳,只是安静地看着山路旁那一丛丛火红色的杜鹃,花红飞溅,经常被贪玩的孩童扯下花瓣来吃,实在是很命贱的一种花。月棠这样想,很快又自嘲地笑起来,这村子里还有什么不命贱吗?连人也是这样的呢。
  她今年不过十五岁的年龄,想起事情来却已经十分老气横秋,一双上挑的丹凤眼老是流露出些许讥诮的意味,对那些向她示好的男孩子,也对村子里那些嚼舌根的妇人。男孩子会因为她姣好的面容而愚蠢地粘上来,那些妇人则会看着她絮叨,“这女娃和她妈一样,看着就不安分……怕是日后也是要跟男人私奔呢……”说到最后时总是要伴随一阵粗俗不堪的大笑,惊飞大群还在地里觅食的鸟雀。
  月棠对这一切有着早早的认知和厌恶,并且一天比一天坚定要离开村子的决心。她还在读初二,如果可以考到县城里的高中去,那就再好不过了,她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加油,学习也因此更为迫切,好像那些公式和定律是离开牢笼的钥匙般,重要到经不得半点松懈。王佩英
  1
  回忆里常有这样的夏天——金色的阳光洒遍铺满方砖的院落,妈妈yang的花在阴凉处散发着幽香,是那种凑近了狠狠呼吸才能闻到的清淡香气。树上的知了唱着悠扬的歌,日头似乎很毒,心却并不炎热。
  彼时的wo还是不谙世事的年纪,心纯粹得像颗水晶球,面对这ge未知的世界茫然而又义无反顾地喜爱着,就连无休止的蝉鸣也不觉得聒噪。
  我穿着洁白的小裙子在院子里转圈圈,看着飞舞的裙摆“咯咯”地笑着,是发自内心的欢喜。那个时候我对世界一无所知毫无妄想,单是独自旋转便可让自己真正快乐。
  是十几年前了吧,那时中国的青春偶像剧还拍得塌糊涂,倒是金庸老先生和琼瑶阿姨风头正劲,却不大符合我的胃口。于是我跟着妈妈看韩剧,都是些记不清名字的旧时经典,我看得似懂非懂却心驰神往。那时我想,我chang大也要像韩剧女主角那样,长发飘飘,声音轻柔,笑容甜美,穿裙摆荡漾的裙子,粉色的,白色的,鹅黄的,天蓝的……
  那个生活在童话里的姑娘一定不曾想过多年后的自己会是一个痴迷黑白的女子。她对这个世界不再偏执地喜爱,而是浓浓的淡漠。她不再期待韩剧中温雅男主的出现,她爱自由,爱孤单。她看着这个世界的罪恶与人性的丑陋,自以为清醒地活着,却又害怕自己不过是在另一个残酷的幻境里。她成了一个清冷的女子,与韩剧中温婉的女主千差万别。
  这一路走来,我们到底留下了什么又期待着什么?时光,又偷走了什么?
  2
  大约是在六岁之前,那时《还珠格格》正在热播——虽然十多年后的现在它还在热播,我们一群小朋友扮演着剧中的角色,港港一向扮皇上,因为他是我们之中唯一的男生。丹丹一向扮演皇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一直是。我和倩倩欢欢是宫女,偶尔我也扮刺客,倩倩扮香妃或者侍卫什么的。
  我想我们这群孩子情窦开得还真是早,在看了几部琼瑶剧后港港那小子鼓起勇气说:“倩倩,你长大以后嫁给我好吗?”倩倩娇羞地说:“不知道呀,老师让我嫁给谁我就嫁给谁。”还真是可爱的年纪,每每想起都会开心得不得了。
  上小学之前一直都是我们几个发小在一起玩的,哦,对了,还有个长辫子小姑娘。她爷爷奶奶家在我家对面,她偶尔来玩,在路灯昏黄的夜晚坐在门口石凳上教我用衣角打好看的结。那时的星空一定很漂亮,所以她亮晶晶的眼睛才会和星星一样闪烁。
  长辫子姑娘叫小媛,长得很漂亮,还会唱好听的歌。上小学后我们分到了一个班,她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很喜欢她。她是班里最讨人喜爱的小姑娘,大家都争着和她做朋友,可我觉得我和她是最要好的。
  我们的确很要好,曾一起养过猫咪。我的猫是只灰黑色的狸猫,眼睛水灵。她的猫毛色黄白相间瞳仁温润。夏初时分,我们抱着猫咪一起在街上溜达,玩过家家时,猫咪就是我们的孩子。那个时候真是美好。
  后来,猫咪们死了。都说猫有九条命,我想这是骗人的。
  还好,我们两个还活着。我想,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那时候的我还不懂时光有多漫长,永远有多遥远……
  3
  小时候养过不少宠物,悉心照料却总是养不长久,所以我手上的冤魂还真不少。可我一直以为人是不会死的,人为什么会死呢?
  第一个离开的,是港港的爷爷。
  那是个古怪的老人,住在一座用旧时灰色砖头建的房子里。小院子里长满了植物,绿幽幽的一片,与灰色的房子一起,在夏天也显得阴沉而幽静。
  小学时看到周树人在《朝花夕拾》里描述百草园,我立刻就想起了这个小院。诚然,它不如周树人的园子明媚。我不太喜欢称这位深沉的长者为“鲁迅”,这个称呼太沉重。
  可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很硬朗的,会在盛夏墙后的阴凉处和我们说些断断续续的话。他说在飞机上看到的天是像蓝色蜡笔那样纯粹的蓝,片片白云从飞机旁飘过,他伸出手摸了摸,滑溜溜的,像酸奶果冻。酸奶果冻勾起了我们的馋虫,三四个孩子围在他身边问,那您怎么不带点回来呀?
  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我就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坐在青石上背微驼,面容沧桑,神情从容却显得威武。他不是普通的老人,听大人们说他在壮年时期干过大事。
  突然有一天他就走了,穿着丧服的港港眉眼低垂着从我面前走过,没有哭。我们那时还太小,还不懂死亡意味着什么。
  盛夏七月,爷爷入土后的某一天港港突然号啕大哭。我在他的哭声中领悟了一些关于死亡的含义,一只宠物死后很快就有另一只来代替,可毕竟不是原来那个。就像港港的爷爷,他走了,港港就再也没有爷爷了。
  我第一次意识到生命是那样不易且珍贵的,珍贵到就算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也会紧张得心惊肉跳。
  我想港港也懂了,比如他那时的缄默不言和迟到的眼泪。不同的是,我在他的哭声中领悟,而他在时间中领悟。
  4
  曾读过这样一句话:有那么一天,你会站在时光的裂痕上想念自己奢侈而明亮的童年,泪流满面。
  时间会向我们证明一切。
  我回忆中的童年大都是夏日温暖冗长的午后与小伙伴们玩耍的光景。上小学后,我们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崔夏瑜。他是那种看起来白白净净文文弱弱其实却很顽皮的小孩。
  午睡醒后,小媛、港港和夏瑜会来找我玩,我们一起爬上附近的山头。那时正值盛夏,本应是绿色泛滥的季节,而我的记忆中却是大片突兀的黄,那是被时光刨凿出裂纹的古老岩石,没有岩石的地方便是茂盛的绿。
  我们站在岩石上看山下,还曾讨论过山脚下那栋学校样的楼房是不是我们的小学。
  想来当年只有七八岁的港港还真是浪荡,上小学后他的求婚对象迅速从倩倩变成了小媛。在那个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的日子里他和小媛对我们说:“我们要去那边,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许偷看哦。”末了小媛又强调了一遍,“不许偷看哦!”
  我们真是太老实了,居然真的没有偷看,安安静静地待在岩石上,站着或者坐着。岩石上有许多蜗牛壳,完整的,破损的,粉碎的……我想那是蜗牛的尸体吧,它们在那里待了好久好久,一动不动。

王佩英:此雕刻些眼霜,不单紧致补养水,还免去黑眼圈!使皮肤青春令皮肤更强大韧

我说过,离开你,我的世界zhi剩下黑白。 
  或许我们真的不合适,像夏天和冬天,本来就不应该碰面。 
  或许我们真的不应该zai一起,哪怕我们彼ci那me在乎。 
  那天的阳光很温暖 
  在我们身上透下班驳的影子。 
  就这样,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说好永远不再见面。 
  记得 
  春天,我们去郊外爬山。 
  夏天,我们去海边吃冰。 
  秋天,我们坐在秋千上聊天。 
  冬天,我们答应不再见面。 
  你我的感情很shen……只是,经不住怀疑。 
  恩,好聚好散。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美国父亲学学钱父亲条约好多,业内最片面体系松析,文艺界名嘴刘曦林点评邱汉桥地脊水画既然拥有传统稀髓又拥有当代当世感,会吃的人更强大健,伸荐3种食物,打扮养护肤,排毒清肠,早吃早讨巧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